逛到一個很讚的網誌
網主草莓圖騰的見解真是夠犀利
跟大家分享一下囉

本文章引用於女主人的沙龍
豔遇

看娛樂版新聞,久不久就會有女明星喜孜孜的告訴記者,她們出國旅遊拍戲血拼之際,被老外搭訕的經過,換句話說,就是豔遇。

豔遇的條件有二:一‧通常是老外,被老中看上的話,叫做被粉絲糾纏,是不算數的。二‧通常是不知道這位神秘的東方美女原來是大明星的老外。

有時候出完國回來,女星沒有自動報告有多少老外前來示好,還會有記者在報導中特別指出:「連豔遇也沒有」或是「居然沒有豔遇」,好像很不可思議的樣子,當然也許這樣寫不過是在捧女星的場,表示男人瞎了狗眼,居然沒有人試圖一親芳澤,可是卻衍生出一個有點畸形的現象,出國=豔遇,而且沒有豔遇,好像還挺丟臉。

女明星要維持人氣不墜,除了要做好功課──唱歌要出片開演唱會,拍戲要好好演,慎選角色,芳名玉照還得時時見報,才不會被觀眾遺忘,所以總得有點新聞,要不然光是日出而做日入而息,吃飯拉屎的流水帳,記者大爺賣那張粉臉面子,肯寫出來登,觀眾都嫌沒有娛樂價值。而一個人可以搞出多少新聞來?總不可能三天兩頭不是撞車就是墜馬,恍神還是說錯話,或是跟哪個藝人嗆起來打官司,台灣人畢竟保守些,吸毒勒戒裸照曝光都算自尋死路,一天到晚更換伴侶,對明星形象也有損害,更加不可以玩劈腿車震婚外情來製造見報機會,君不見一代玉女小倩小姐,沒事搞上已婚富商,事業形象全毀,雖然人家夫妻離了婚,可是玉女也沒能扶正,還落得個千古雞名,如果她爆出來的消息是某法國〈或義大利德澳紐西蘭各番邦隨便任選〉男士搭訕示愛追求,情況可能都不會一糟若此,我覺得可惜得要死,又少個賞心悅目的美女可看,嗟夫。

所以娛樂新聞上面見到女明星談起自己出國的艷遇,我們了解,人家總得有點東西拿出來跟記者說說,可是,很多升斗小民也會喜不自勝的報告自己的豔遇經驗,尤其是女生,自助或跟團旅行,除了風景照紀念品當地名物特產,豔遇幾乎已經是不可或缺的旅行經驗之一了,沒有的人還得覺得自己不夠有魅力還是放不開什麼的,好像出個國,沒帶回來幾個異國男士的聯絡電話,這個國就白出了似的〈註1.〉。我年輕一點的時候,腳板癢兼膽生毛,喜歡四處亂跑,每次一出國回來,就有人追著問我是否有豔遇,莫名其妙之餘,深覺隱私受到冒犯,我這個人怪癖多如牛毛,其中有一項,就是可做不可說,要幹什麼或者跟誰幹什麼,通通屬於個人隱私,嘴巴上裝的不是拉鍊,是密碼鎖,自己或者有伴,關上房門來做什麼,被電擊針戳指甲都不一定會招供,更加不會出來說嘴的,被人家那樣若無其事的亂問,不免深以為奇。

尤其甚者,聽到人家沾沾自喜的唱曰有人前來甜言蜜語搭訕,共度浪漫晚餐〈或午餐還是喝茶酒水飲料咖啡等〉之後,婉拒對方熱情的邀約,並無共度春宵,該洋漢不只尊重女生的貞節自誓,還因為小姐並不隨便〈註2.〉,雙方互相留下電話與伊媚兒等聯絡方式,女生滿眼星光的期待著男生跟她連絡連絡就追到台灣來,這種案例當然有,而且很多,不過更多的是通過幾封比朋友稍微熱烈一點的伊媚兒〈註3.〉,女生直接當成他們在「交往中」,可是只聞樓梯響,過了很久也沒有等到該「男朋友」的消息或是下落,然後發現男生在該國交上了女友。一場轟轟烈烈的艷遇,無聲無臭的草草落幕,稍微還有點救的小姐不過鼻子摸一摸算數,當成是春夢一場,下次學得聰明些。不過也有人真的就當自己是劈腿的受害人,開始大罵洋男無情無義啦,大哭自己遇人不淑啦,「異國戀情」不好談啦,真係吹脹。

某友亦是個拿單身旅行當日常茶飯事的狠腳色,足跡遍佈全球四大洲,你不知道我多喜歡聽她講故事,某次她自水鄉威尼斯返來,我聽她形容狹小的河道跟數不盡的橋樑,博物館面具義大利美食廣場噴泉老建築,嚮往得兩眼星光心醉神迷,不停的追問嘆息橋長相如何,芝拉多是否如傳說中美味,可有去租小棉羊摩托車,空氣中是否有橙與檸檬香………

朋友耐心一一回答,忽然笑說:「你可知道這幾年來,你是唯一一個從來沒問過我『是否有豔遇』的人。」

「咄,有什麼好問,我覺得會對豔遇喜出望外的人,對男人的慾望抱著太不切實際的幻想,以至於忽略掉豔遇這件事的基本意義,他們要是搞得清楚所謂豔遇不過是糖衣包裝的一夜情,很多不良外國人利用東方小女生不懂事意圖佔點便宜,大概不會那麼高興的講出來吧?」

「你嘴巴真毒,可是也真是實際。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被外國人搭訕就表示自己有行情,真想要『不虛此行』的話,應該去曼谷呀,NANA PLAZA有很多店是專做女客生意的,兩千五百銖就有交易,物美價廉呢。」

「去泡泰勞哪有『被歐洲紳士賞識』光耀門楣?有些台灣女生把男人分類的等級剛好跟吃狗肉相反不是嗎?」

「跟狗肉有啥關係?」吾友不解。

「據說吃狗肉以黑狗最補,一黑二黃三花四白,白狗最沒吃頭,而且土狗比洋狗營養味美,我沒吃過〈除非饑荒戰亂不吃會死不然這輩子只要有草根啃就不會吃狗〉,不知道真實性如何,可是在部份台灣女生的男人排行榜上,顏色分類等級剛好倒過來,白種洋男算第一等,尤其是來自亞美利堅或英法德紐澳等等叫得出名字的大國家,只要是白種人就先加五十分,泰國人啊菲律賓人啊越南寮國的,統統敬陪末座,地位比本土台灣男還低哩。」

「那倒也是。」朋友輕輕嘆氣。

我知道這聲嘆息由何而來,她大學時喜歡過一個非裔英籍的男士,兩情相悅,伯母從頭反對到尾,到得吾友與男友論及婚嫁,伯母痛哭失聲,以死相脅,求女兒不要嫁黑人生黑孫害她在人家面前抬不起頭來,人家是準博士都不管用,伯母那句名言「擱阿兜仔鬥陣是按怎未曉揀一個米國仔」我們都印象深刻。朋友不忍寡母傷心,忍痛揮別情郎,至今多年,始終沒有再動過心,連認真一點的男朋友都沒有,完全寄情於工作跟旅遊,又是一個孝順女兒犧牲自己幸福滿足母親大人的例子。

離題了,我想說的是豔遇這件事,顧名思義,就是「遇」到一個異性,而且是比普通友誼要略微香豔一些的邂逅,其實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,旅途中,萍水相逢的兩個人,在他的人生和她的人生的直線上,產生交錯的一點,會不會繼續聯絡,不知道,這一點能不能延伸出一條線,甚至於發展成一個面,不一定,但是在交會的那一剎那間,彼此互相有好感,叫做豔遇。

很多女生搞不清楚狀況,把被男生〈不管是她喜歡與否〉搭訕,統統列為「豔遇」,吾頗不敢茍同,在羅浮宮前面被中年無業半禿阿伯邀約去飯店,我覺得叫厭遇,被侍應生摸手摸腳說要教我法文,我只想把他踢下塞納河,毫無浪漫感,而且說真的,旅行中的豔遇說穿了,不過是用異國風情包裝過的一夜情,你要是在台灣不會這麼玩,去到歐洲美洲大洋洲旅行,會有意無意尋找豔遇機會,或是覺得在歐洲之星上的邂逅必然比在國光號上美妙,我說你偏心。

洋男還是華男來搭訕,小姐們,他們的意願很簡單,就是覺得有機可乘,希望多認識你一點的部分,通常也包括你的裙子裡面有啥春光,要不要給人家機會,自己選擇,不過不必期望過高,也不必過度美化整件事,更加不要希望把一夜變成一千零一夜,假期的火花想要延續到日常生活來燃燒,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而且,旅途中的艷遇也可能很危險,不要被浪漫的幻想跟錯覺衝昏頭,貿貿然在一個語言文化風俗都不清楚的國度跟陌生人亂走,真是找死。

艷遇之所以有趣,是因為那遇到的那一瞬間,碰撞燃燒出的火花,像煙火,砰的一聲炸開來,剎那間達到最高的溫度,漆黑的天幕上迸出輝煌艷麗的彩色,而那華美的片刻,只一瞬就消失,是因為短暫,濃縮了所有美好的感覺,又尚未有機會發現對方不足之處,說完再見以後,可能就此各分東西,永不再見,所以覺得特別動人,但是愛情可以燃燒,或是存在,但是不會兩者並存。要把這一瞬間移植到每天的生活中,那可就不算艷遇,而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你不會因為巷口賣水果的阿伯叫你美女而小鹿亂撞吧,同理可證,在協和廣場上遇到中年法國叔叔讚你深具異國風情,也沒有啥好拿出來說嘴的,阿伯要做生意,當然逢女必靓,法國中年叔叔可能是個領救濟金的失業漢,一樣的台詞一天說三百次,看看有哪個東方傻妞會上鉤,讓他賺到一具年輕的肉體,很不好意思的承認,杜家的長輩就有那麼無聊的男人,不過他泡的不只是東方妞,只要是女人,不拘年齡國籍身分,通殺,特別喜歡遊客就是了。

人生的路上,誰碰到誰都是一種機緣,但是究竟是好或壞的遇合,沒有人知道,也不是每一段邂逅都可以開花結果,艷遇這回事,大概像橫財,有,不一定是福氣,沒有,也不見得是損失,不過不管有還是沒有,都不必喜上眉梢的驕之同儕吧?不好看哪。






Latte時間:
1. 我沒聽過男生計較自己出國沒泡上洋妞的,就算泡到了,好像也不會要電話,沒有後續呢。
2. 你知道女人通常是第一次約會切忌上床的信徒,免得男人覺得她太容易上而淪為砲友而非正式女友之人選。
3. 不大習慣使用英文的人往往對Dear、Lovely、I like you 等的字眼有太多的遐想,殊不知洋人說起話來有時候很像開糕餅店舖,親愛的甜心南瓜派盃子蛋糕蜜糖兒等語,通通不過是釋放善意而已,講話方式又誇張,吃一個香草冰淇淋也要驚叫愛愛愛,甜言蜜語不大值錢的。




**草莓夫人提到的"有些台灣女生把男人分類的等級剛好跟吃狗肉相反不是嗎?"見解真是太精闢了
看了不由自主的就笑了出來,不過我還真是完全相反的那一種,嫁了個海地出生美國長大移民加拿大的黑老公
前幾天還跟老公聊到說,我從來都不喜歡金髮白種的男生說... 

剛剛開始交往的時候我媽媽也曾經反對了一陣子
台灣的長輩對黑人的印象多數是由電視電影裡面來的
認為黑人都是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只會持槍搶劫過日子的
當我媽跟我說 "妳怎麼就不能好好的找個中國人交往呢"的時候
我的回答是
 "我找個台灣人還是中國人,誰能夠保證他不會出去花天酒地
不會逢場作戲
不會吃喝嫖賭
不會對我來家庭暴力? 

我挑的這位雖然是黑皮膚
不過他受過良好教育
行為彬彬有禮
沒有不良嗜好,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也不出去玩
(這點是真的很難得,他只要家裡還有糧食,有電腦可以讓他研究新玩意,可以做音樂,他可以一個星期都不出門)
重點是,他對我真心真意,把我捧在手心裡有哪一點比不上中國人?" 

當然我媽是沒有立即被我說服啦
我的小固執個性是打定了主意很難有誰可以改變我的
所以我媽也拿我沒輒

在我要結婚的時候我媽只問了我
他對妳好不好?
妳快樂嗎? 
當答案是肯定的時候她也就給了我們她的祝福(到現在我媽超喜歡我老公的呢) 

所以我應該算是很幸福的女兒
沒有像草莓夫人的朋友那樣的遭遇
說真的我覺得感情跟婚姻真的只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
任何他人都沒有干涉的權力
好與不好都是當事人的選擇
只有自己可以為自己負責
希望有類似遭遇的朋友都可以有體諒子女的父母~~

erinlin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